活動 助葬案件 流程

相關連結:http://www.merit-times.com.tw/NewsPage.aspx?Unid=377430

專題報導/記者李祖翔

汐止一名國中女孩,沒有錢為爸爸辦後事,左鄰右舍都看到蒼蠅在飛了,忙找殯葬業來,卻因為繳不起費用,無法即時介入,只得請她先申請死亡證明,拿到補助後再說;權衡開設證明的費用,女孩向衛生所求助,但醫生不在,急得她嚎啕大哭。

不得已,女孩又求助里長,里長竟說愛莫能助,請她找「安靈功德會」幫忙;功德會一聞訊,立即發車趕赴現場,不到一個小時就完成了所有程序,連里長得知費用不由他負擔,也不吝伸援、協助處理,讓功德會秘書長陳明賜感慨:「現在的人不是沒有溫情,而是藏在衡量中,誰也不願第一個出頭。」

為社會盡己棉薄之力

安靈功德會的名頭,除了受助者和里長、殯儀館外,少有人聽聞,這與過去太低調,少與媒體打交道有關,但是現在,他們接受媒體訪問,希望幫助更多人,讓有難者不致絕望,放心向他們求助。

功德會的成立與陳明賜有關,陳明賜說,九二一地震後他對台灣缺少為弱勢常設的喪葬團體感到遺憾,醞釀十多年後,終於在退休後、四年前與好友、相熟的法師一起組織功德會,希冀為社會做些事、盡棉薄之力。

「願大,路就廣。」功德會成員有很高的志向,不怕經費募集不夠,成員都會自掏腰包、拋磚引玉,他們的名稱更能看見做公益大無畏的態度!陳明賜說,「靈」這個字在立案時與主管機關有過爭執,因為靈字讓人恐懼,公益團體的名稱比宗教團體敏感,但是別人不願碰的禁忌,功德會敢碰、敢列出喪葬明細,堅持不要弱勢朋友出一毛錢或者花一毛冤枉錢,因此無所顧忌。

但是一開始提供服務時,功德會不只受人猜忌,覺得天上不會掉餡餅,質疑是詐騙集團,連政府機關都覺得他們是為了賺取政府補助金才做好事,陳明賜說:「很多助人者,為了申請政府補助才提供服務,但是長時間相處下來,確定我們沒有申請政府一分補助後,就驚覺我們是玩真的!」

費用合理不獨厚業者

安靈功德會的一大特性,就是勇於質疑喪葬費用、打破行業內規,例如三峽一位民眾在恩主公醫院往生,里長申請了急難救助金三萬元,以為能順利協助處理後事,誰知僅僅請葬儀社將遺體接到殯儀館,進出就要一萬八,頓時頭大,自覺無力負擔後續程序了,緊急向功德會求助。

功德會感慨里長不一開始就找他們處理,因為「車程一趟成本不過兩千元。」功德會還會全程支付費用,但有業者介入,價格就會莫名飆漲,或許業者認為價格有其必要,可是功德會只接受合理名目,也不會動用案家的急難救助金。里長自作主張後,錢不夠了才求助安靈,如此可能獨厚業者又浪費大眾善款,因此安靈不希望「幫助弱勢」淪為「假公益之名,行圖利合作單位之實」的行為。

如果里長有心助人,做完全套又何妨?有些里長的態度就讓陳明賜反感,他說:「從前里長無給薪卻很熱心,現在有錢拿還斤斤計較。」例如有位眼睛看不見的長輩,兒子過世,不只失去依靠,也沒錢善後,社會課輾轉找到安靈助葬。在程序上,家屬清晨七點左右就要抵達告別式會場,那位長輩很心慌,他只會搭火車,又從來沒有那麼早出門過,面對接送的難題,里長的反應竟是「當做沒聽到」,深怕責任歸自己,最後只好由功德會派車接送。

真心謝絕濫用善資源

有位女里長通報功德會,說里民往生了,家中僅有一個弟弟,需要有人幫助處理後事。安靈介入後,弟頻詢問告別式的地點是否夠大?強調參加的人會很多,令功德會不解,「親友很多卻沒人、沒錢幫忙處理後事?」追問才知案主有收白包之嫌,而里長貪圖選票,更不經查證就通報,浪費善資源。

今年八月,台北中正區還有一名男子來電表示需要協助,說自己退伍,待業中,無力處理父親後事,需要錢。功德會了解狀況,發現男子三兄弟已決定付給葬儀社十二萬元處理,三兄弟討論一人出四萬元分擔,男子出不起,但怕沒面子便答允,事後才找功德會協助,功德會認為,這不算需要幫助的弱勢,「我們是幫助真的沒錢,連二、三萬元都付不出的人。」

陳明賜認為,對喪葬處理有特別要求、強調品質、規格的人,不會沒有能力善後,「雖然有人以為,公益團體要幫人就該做到最好、滿足所有需求,可是我們不認同。」該有的基礎流程不會少,所有助葬人員都有專業背景,強調除符合傳統,還絕不鋪張浪費。

為弱者圓滿「最後一件事」,是艱辛的過程,陳明賜等人不只堅持到底,今年七月還決定擴大助葬區域,從原有的大台北及基隆市,加入桃園、宜蘭,台中與高雄也是他們的目標。

助葬應隨時代改變

安靈功德會認為,過去常有人「捐棺」助弱勢辦喪事,但現今土葬費用較高,捐好棺反而增加困擾,不如改捐火化用的環保棺,或與葬儀業者合作,免費支付從大體接運、告別式、出殯到靈骨塔的費用。

為弱勢著想 所有苦難銘記在心

「喜事,人可不到,禮到就好;喪事,人務必要到。」這是陳明賜堅持每場親自上香的理由,然而一個案子了結,他就不會與案家往來,他說:「我們只是盡一份應有的責任,不需要討人情,所以不聯繫很正常。」但其實助葬過的案家情形他都記在心裡,以激勵自己多為苦難者著想。

每個案家都背著故事

「新北市郭先生,五十二歲,租屋獨居往生。區公所社會課轉介本會,十月十六日告別式,火化後灑葬,二十六日骨灰奉置靈骨塔。」

「八十歲蘆洲謝先生,獨居,兒女生活清苦,九月十二日,本會將此案提列為追蹤案件,十五日晚間,謝先生壽終,二十五日舉行告別式,火化後骨灰交遺屬帶回灑葬,全案圓融,結案歸檔。」

「八月六日,四個月大的板橋葉童於亞東醫院往生,由醫院社工通報本會;依習俗,長輩不便出席,與家屬協商後,假殯儀館景福廳聯合奠祭,葬儀由功德會全程代行。」

「五十八歲陳先生,自越南回國,無任何福利、身分,女兒為中低收入戶;七月二十五日逝世於新北雙和醫院,經板橋區公所社會課通報本會,八月二十八日將骨灰罈晉置新店青潭寶塔花園安奉。」

「桃園蘆竹張先生,八月八日醫院往生,無子女,外籍配偶積欠十幾萬醫療費且無力負擔殮葬費,經社工通報,本會派員並請翻譯員、社工協助,八月二十二日助葬圓滿。」

案家形形色色,都有故事,無論何種背景,只要真的有難,安靈功德會來者不拒。

一年約有十多起助葬案,協助的過程中不僅看到人間悲苦,也會發現許多官員相互推諉或機關收費不近人情的現象,因此為案家爭取最大權益是他們最大的努力方向。

後事讓弱勢雪上加霜

曾有殯儀館社工求助功德會,表示一對夫妻,小孩因為醫療意外而亡故,為了爭一口氣,官司纏訟,非但討不回一絲補償,甚至夫妻倆工作都沒了;不忍孩子在冰庫待了七、八個月,終於放下,不再提告,此時冰庫積欠費用數十萬,連後事也無力處理。

功德會經驗豐富,當即行文給民政局和生命禮儀科,商討盡速處理冰庫債務,斡旋結果,科長決定不用麻煩功德會,政府可以給予方便、盡速了結這樁難事。

對於弱勢家庭,蠟燭兩頭燒不夠形容處境,陳明賜認為「全身在燒」更為貼切,例如功德會經手的案子中,有名長輩過世,外籍配偶語言不通,又積欠醫院醫療費,在未償清前,連死亡證明都拿不到。社會課找上安靈功德會,在功德會與醫院協商後,後者才妥協開設證明──所以功德會的成員也鍛鍊出談判的本事。

「我們還遇過一位住在新北市的長輩,送到桃園中壢安養院後,家屬無力支付費用,以致長輩過世後,未償清費用前,無法處理後事。桃園市府因此行文給新北市府,要求妥善處理。新北市則認為過世地點在桃園,又找不到家屬,無法處理。推諉兩周,無奈轉給安靈功德會。」接到燙手山芋的功德會,在處理期間還受了不少氣。

「社會局找我們幫忙,民政局卻要我們代為繳清應償付的費用,表示事後可申請政府補助,但被我們拒絕,因為功德會從不涉入補助款的申請,避免有人從中得利。」由是,有更多人知道安靈的底線和正派的行事風格,而在功德會再次協商後,事情依然圓滿落幕。

官員悲憫更讓人敬重

雖然官員有時不近人情,但陳明賜特別讚揚板橋區公所一位社會課長,表示其得知外縣市民於本市往生、得不到補助,竟自己償付不足款項,讓所有人感激不已、印象深刻。

「人生最後一件事,不應該這麼難處理。」現代殯葬程序有許多內規,彷彿沒有錢就無法圓滿,使得不少人有了沒有錢就無法辦後事的扭曲想法,陳明賜認為這個想法需要被改變!

儘管功德會常為了節省費用,打破規矩,要與各路好漢打交道,不過他們從不後悔,因為投入公益後,他們的生活因此有了很大的改變:做事遇到難題時,總會意外的迎刃而解,彷彿佛菩薩在側,隨時出手相助;成員的家屬也慢慢調整習性,如對弱勢有了同理心,知道社會上很多人需要被幫助,在生活習慣上,不再浪費,懂得感恩,還主動捐錢去做各式各樣的善事;陳明賜還分享,每當他為案家上香時,內心就會萌生一種平和感。

安靈小檔案

安靈功德會原名地藏慈願安靈功德會,創會指導人是前能仁家商董事長明乘法師,成立宗旨是救急不救窮;服務團隊為有給薪的殯葬業工作者及愛心人士。

經費來自大眾捐款,中國慈善信託基金會也因認同理念,挹注了一百萬資金,捐款明細均公布於官網(www.anlin.url.tw)。

由於向功德會求助的人多生活有難、迫不得已或走投無路,因此審核門檻不高。

功德會希望人人都當「報馬仔」,將有難者的處境通報給他們,讓社會不再有弱勢遇到喪葬問題只能望天興嘆。

安靈功德會專線:0800_000_544

回列表

訂閱最新消息訂閱最新消息 訂閱商品訊息訂閱商品訊息
積陰德蔭子孫消業障念起而行行者也
Powered by www.url.com.tw